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,交流产品设计、用户体验心得!

罗素 你分裂故你不幸福

时间:2019-03-12 10:58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你如果继续问他们幸福吗?也许得到的是迟疑,沉默,摇头,否定,和很少的一点肯定。

  罗素的文章里,遍布这样教你幸福的句子。同时他为不幸福找到了原因“所有的不幸福都基于某种分裂或缺乏一致。”

  但现实是,我们可以参差多态,可以兴趣广泛,结果却是矛盾丛生,与社会、与家庭、与他人、与生活、与现实、与道德、与原则、与文明……的种种冲突反噬着我们自身。

  显然,幸福的获得部分靠外界环境,部分靠自己。在本节里,我们探讨靠自己的那部分,而且我们发现,在与自己相关的范围里,幸福的窍门是十分简单明了的。

  很多人以为,如果没有一种多少带有宗教成分的信仰,那么幸福是不可能的。也有一些人以为,他们不幸福,是因为他们的忧伤有着错综复杂和高度理智的根源。我可不相信这些是幸福或者不幸福的真正根源,我想它们仅仅是现象而已。一个不快乐的人通常会拥有不快乐的信仰,而一个快乐的人会拥有快乐的信仰,两者都将其幸福或不幸归之于各自的信仰,而真正的因果关系却截然相反。

 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,某些东西是不可或缺的,但这些东西也很简单:衣食住行、健康、爱情、满意的工作和来自同伴的尊敬。对某些人来说,为人父母也是很必需的。在通过努力获得它们,而他依旧感到不幸福时,那他必有某种心理上的失调。如果这种失调非常严重,他就应该去精神病医生那儿治疗,但在一般情况下,只要他把事情安排恰当,那么病人自己也可以医好这种失调。

  只要外界环境不是绝对多灾多难,一个人应该能够获得幸福,他的热情和兴趣向外而不是向内发展。因此在教育和适应世界方面,我们都应极力避免自私自利的情欲,尽量获得那些能阻遏我们专注自身的情爱和兴趣的思想。

  大多数人在监狱里是不会感到幸福的,这是人的天性,而被我们锁闭在自身内的情欲则构成的一所最糟糕的监狱内。在这类情欲中,最常见的有:恐惧、妒忌、犯罪感、自怜和自我欣赏。在这些情感中,我们的欲望都集中在我们自己身上,对外界没有真正的兴趣,总是担心它在某方面会伤害我们或不能满足我们。

  人们极不愿意承认事实,急切地想躲进暖和的谎言的长袍里,主要原因不外乎恐惧。然而荆棘撕破了长袍,寒冷的风从裂缝里长驱直入,这时已习惯于温暖舒适的人,比一个饱经风霜、结实硬朗的人,要遭受更多的苦楚。况且,那些自欺者也往往心里知道自己在骗自己,他们整天畏怯疑惧,生怕某件不利的事情迫使自己沮丧地面对现实。

  自私自利的情欲的最大缺陷之一,在于很少使生活丰富多彩。一个只爱自己的人,当然不能因其情爱的杂乱而受到指责,但到最后他必然会感到烦闷不堪,因为他热爱的对象永远没有变化。一个因犯罪感而痛苦的人,是受着一种特殊的自恋之苦。在这茫茫宇宙中,他感到最重要的莫过于自己的品性高洁。传统宗教的最严重的谬误,在于鼓励了这一特殊的自我专注。

  一个幸福的人,以客观的态度安身立命,他具有浪漫炽热的爱和丰富广泛的兴趣,凭借着这些爱和兴趣,使他成为别人的爱和兴趣的对象,他获得了幸福。能成为爱的领受者,这自然是幸福的,然而索要爱的人并非就是得到爱的人。广义地说,得到爱的人是给予爱的人。不过,倘若像为了利息而放贷那样,一个人在层层盘剥之后才给予他人爱,这是没用的,因为有算计的爱不是真诚的,领受者也不会感到它是真诚的。

  那么一个被囚禁于自身内的不幸福者又能做些什么呢?只要他总牵挂自己不幸福的原因,他就依然是自私自利的,且无法跳出这一恶性的圈子。如果他要跳出来,他就得借助真实的兴趣,而不是指望那些被当作药物一般接受的做作的兴趣。

  虽然这么做的确有困难,但他毕竟还能做不少。如果他能正确地断定其问题之所在,那么他首先可以使自己明白,他没有理由感到罪孽深重,然后依照我们讨论的方法,把合理的信念植于无意识之中,同时做些多少是中立的活动。如果他成功地清除了犯罪感,那么真正客观的兴趣大概会自然而然地产生。要是他的问题源于自怜,那么他首先可以让自己明白,在他周围并没有什么天大的不幸,然后再用上述的方法去解决这一问题。要是他的问题源于恐惧,那么让他做一些有助于培养勇气的练习。

  自古以来,沙场上的英勇大胆一直被认为是一种美德,而且男孩和男青年的训练,大部分是用于培养那种视打仗如儿戏的性格。然而道德的勇气和智慧的胆略却不曾引起同样的重视,不过它们也有自己的培养方法。

  每天你至少承认一个令你痛苦的事实。你得学会去如此感受,即便你在品德上、才智上远不如你的朋友,人生依旧值得体验。这种练习,几年后最终能使你面对现实而不畏惧,并因此将你从大的恐惧中解放出来。

  在极大程度上,幸福的生活犹如善良的生活。职业道德家们太偏重自我克制,因此他们把重点放在了错误的地方。有意识的自我克制,使一个人变得专注于自己,并清楚地知道他所做的牺牲,结果在当前的目的上,它往往失败,在最后的目标上,它几乎总是落空。人们所需要的不是自我克制,而是那种向外的兴趣,后者能产生自发的、不经雕饰的行为,而相同的行为,在一个专注于追求自身德行的人那儿,唯有依靠有意识的自我克制才能做到。

  行为的效果可有天壤之别,这取决于行为者当时的心理状态。如果你看见一个孩子行将溺死,如果你凭着援救的冲动直接去救他,那么待你从水中冒出来时,你的道德并没有受到半点儿损害。在另一种情况下,如果你对自己说:“去援救一个无助的人是德行的一部分,而我想做一个有德行的人,所以我必须救这个孩子。”那么事后的你比起先前的你,将变得更为败坏。在这个极端的例子里能够适用的东西,同样适用于许多其他较不明显的事情。

  所有的不幸福都基于某种分裂或缺乏一致:意识和无意识之间缺少协作和配合,因而造成了自我的分裂。自我和社会的联结要靠客观兴趣和爱的力量,由于没有这种力量,又造成了自我和社会缺乏一致。一个幸福的人绝不会遭受这种分离的痛苦,他的人格既不分裂来对抗自己,也不分裂来抵御世界。

  这样的人,觉得自己是宇宙的公民,尽情地享受着世界所给予的五光十色和舒畅快乐,不会因为想到死亡而苦恼万分、心神不定,因为他感到自己不会真的与后者分离。唯有在这种与生命之流如此深刻的、本能的结合中,人们才能找到无与伦比的欢乐。

  推荐:蒙克的《罗素传》是迄今为止十分全面又好读的罗素传记。含有《罗素传:孤独的精神1872—1921》和《罗素传:疯狂的幽灵1921—1970》两卷。

  其中《孤独的精神》描述了思想家罗素的个人生活和内心世界,同时还交织叙述了罗素的哲学著作、政治担当和错综复杂的感情生活。而《疯狂的幽灵》讲述了罗素1921起直至去世的生活、工作、社会活动及影响。

 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,回复" 360 "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。

 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:织梦58,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回到顶部
describe